但免考、禁考是原则

2020-06-24 16:26

广州市一家民办初中负责人认为,《意见》其实表明民办学校同样要服从《义务教育法》的相关规定,“结合当前对小学‘减负’问题的讨论,民办初中禁止考试招生是未来的发展方向。”

不过,这种“辉煌”即将成为过去。广州市教育局副局长江东明确表示,虽然取消考试尚在讨论阶段,不会马上实施,但免考、禁考是原则,“这一步肯定要走,迟早的事。”教育部门同时呼吁,“希望社会大众逐步消除心中的‘名校’情结。”

“民办小升初不能考试了,那靠什么进名校呢?”“如果不考试,那岂不是要更加‘拼爹’?”……连日来,一波民办学校小升初将要取消考试的消息在广州持续发酵,引起民众热议。

专家:应保障公办校办学质量均衡,允许在民办校中择校

乍一取消考试,用什么手段来保障招生公平,成了家长们最为关心的焦点问题。大洋网发起的一项网络投票显示,八成以上的网民不赞成取消考试;广州家长论坛的民意调查也显示,67.14%的家长表示大体上不赞成取消考试,28.57%的家长表示大体上赞成。

该用什么方法来取代考试,社会上已经有电脑派位、按小学成绩择优录取、软实力比拼、自主招生面试等诸多设想。目前,教育部门的具体方案还未出台。江东也提出,可以借鉴其他地区采取派位或者面谈的形式。

对于教育均衡发展的意见,江东回应,广州义务教育取消级别的认定已经七八年了,但是在老百姓的心中却没有消除,“很多因素造成人们心目中的不一样。政府倡导均衡发展的同时,也希望社会和民众一起来倡导,不要推出一些自己口中的名校”。

今年8月,教育部公布了《关于明确义务教育阶段民办学校招生有关问题的意见》(以下简称《意见》),规定“无论公办还是民办学校,接受适龄儿童少年入学都不得采取考试方式进行选拔”。目前,上海市、江苏省等地已经取消了民办初中的招生考试,不少省市也开始放风要取消。

由于民校多由名校办,多年来在“老广”心中是优质教育资源的代表。虽然我国义务教育阶段早就明令取消了小升初考试,但顶着“自主招生”名头的民校,一直通过考试“掐尖”,收揽了大量优质生源。据不完全统计,目前广州每年小学毕业生约12万人,其中约1/3参加了“小升初”考试。

“取消民校考试的前提,是有可行的(招生)操作方案。”华南师范大学附属中学前校长吴颖民表示,“小升初”考试不是取消就能解决所有问题。

问题真就无解?对此,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认为,取消考试并非根本之举。“如果免试缺乏义务教育均衡做支撑,结果很可能是加重学生、家长的焦虑。”

不过,面谈也好、派位也罢,都引来争议。有家长直言,面谈同样不能保证公平,无法杜绝暗箱操作。取消了笔试,考生换着学校去面试,同样是在赶考。而派位,又会滋生出多少高价的学位房?“现在不少好公办学校周边都出现了高价的学位房,如果民办学校也参照这种派位模式,那周边地段岂不是也要涨价?”家长高先生无奈地说。

教育部门:免考、禁考是原则,迟早要执行

当地教育部门表示:民校小升初考试不会马上取消,但是,“免考、禁考是原则”,肯定要走这一步。对于取消考试后民校如何招生,新方案最快将在明年初公布。

反对者大多认为,“在没有找到其他更有效的教育机制前,考试是最公平的手段”,“取消了考试,更多变相选拔方式将诞生”。但也有家长举手赞成:“小升初考试,从大的层面来讲,违法;对小孩来讲,仅仅凭分数入学虽说看起来公平,但不符合小孩的全面发展。”

熊丙奇提出,真正健康的义务教育办学环境是,公办不择校、择校到民办。政府保障90%的公办学校办学质量均衡,同时允许受教育者根据自身的家庭情况、学生情况选择民办学校,同时尊重民办学校的办学自主权。“如果不在投入和转变资源配置方式上下功夫,而一再在出台禁令上做文章,包括禁止学校测试、禁止学生择校,这是政府权力和学校权利的错位。”熊丙奇说。